安喜县尉 作品

第1873章

    电光石火之间,厉秋风心下已然打定了主意。他拼着自己和柳生宗岩同归于尽,死在墓道之中,也要将石门关闭,使得慕容丹砚、戚九和王小鱼能够逃得性命。只听他一声大喝,挥刀磕飞了数支飞来的羽箭,左手反手一掌,便向左首的石门拍了过去。

    柳生宗岩见此情形,心下大惊,知道厉秋风已然起了与自己同归于尽之心。若他这一掌拍在石门之上,势必要将石门关闭。到时厉秋风挡在石门之前,只须与自己拖上片刻,阴兵掩杀上来,自己必死无疑。念及此处,柳生宗岩想也不想,便即猱身而上,左掌挥出,直取厉秋风左手脉门。

    厉秋风见柳生宗岩出掌邀击,若是自己仍然不管不顾地拍向石门,只怕自己的左掌还没有击中石门,柳生宗岩这一掌已然震断了自己的胳膊。是以厉秋风只得收回左掌,右手长刀挥舞,直向柳生宗岩面门砍了过去。两人刀剑并举,拳来脚往,在石门之前翻翻滚滚斗在了处,比之方才交手更加激烈。

    慕容丹砚和王小鱼见厉秋风被柳生宗岩死死缠住,虽然离着石门不过三尺,无论如何也退不过来,心下大为焦急。其时墓道之中红光大盛,虽然二女还没有看到阴兵的影子,却也知道阴兵已然迫近。而且阴兵虽然未至,一阵一阵射过来的羽箭却越发劲急,就算慕容丹砚想要冲出去助厉秋风一臂之力,却也走不出石门。急得她在石门之后连连顿足,脸色极不好看。

    便在此时,忽听身后有人说道“厉大人被柳生老鬼缠住,想要退入墓室势比登天还难。何况就算他能退入石门,只怕咱们也无力将石门自外向内关闭。”

    慕容丹砚心下一凛,转头望去,却见说话的正是萧东。此时萧东已然从地上坐了起来,只不过脸色惨白,说起话来气喘吁吁,中气不足。慕容丹砚正想说话,只听萧东接着说道“何况咱们退入石门之时,钥匙仍然插在石门之上。就算咱们能将石门关闭,柳生老贼在外面仔细搜寻,必定能够找到钥匙,然后将石门打开,咱们还是难逃一死。”

    慕容丹砚和王小鱼听萧东如此一说,这才恍然大悟。中门的两扇石门与外门颇有不同,石门上虽然有两尊石像,但是石像打磨得滑不溜手,一旦石门关闭,石门之上没有把手,压根无法从外面将两扇石门拉开。而石门内侧连石像都没有,表面光滑之极,没有丝毫着手之处,更加无法从门内将石门关闭。厉秋风在石门之外与柳生宗岩激战,除非他在门外将石门推回,才能将石门封闭。可是如此一来,厉秋风势必会被隔在石门之外,要么被柳生宗岩杀死,要么被阴兵害死。

    慕容丹砚、戚九和王小鱼自然不肯让厉秋风为了救助自己而送了性命。不过就算厉秋风武功高强,能够推动石门向内关闭,再施展轻功在石门关闭之前冲入墓室。可是那把钥匙仍然插在秦叔宝的石像之上。柳生宗岩狡诈多计,绝对不会不在石门之上搜寻打开石门的法子,自然会发现钥匙。到时柳生宗岩用钥匙将石门打开,仍然会冲入墓室杀人。除非厉秋风冲入石门之时,阴兵便已赶到,杀掉柳生宗岩,众人才能平安。可是眼看着阴兵还在三四十丈之外,柳生宗岩绝对不会轻易让厉秋风逃入墓室。

    念及此处,慕容丹砚心下一寒,暗想无论如何打算,厉大哥都难逃一死。若是他无法逃生,我也不想活了。不如冲了出去,与厉大哥联手杀掉慕容老贼。就算我和厉大哥遭遇不幸,也能救小鱼妹妹和戚公子的性命。

    慕容丹砚打定了主意,正想冲出石门,没想到身边突然有一道人影掠过,直向石门之外冲去。慕容丹砚大惊,定睛望去,却见冲出石门之外的那人正是萧东。慕容丹砚和王小鱼不晓得萧东到底要干什么,心下都是惊疑不定。

    厉秋风正自与柳生宗岩打得难分难解,蓦然间一道人影自石门内闯了出来,倒把厉秋风吓了一跳。他生怕慕容丹砚或王小鱼不知道轻重,又要跑出来与自己联手对付柳生宗岩,不但帮不上自己的忙,反倒让自己分神。只是那道人影冲出来之后,身子一矮,便即窜到左侧石门上的秦叔宝石像前,伸出右手在石像腰间抓了一把,随即转头冲着厉秋风大声叫道“厉大人快进墓室!这个老贼交给下官对付!”

    厉秋风这才发觉冲出来的那人正是萧东,心下不由一怔,暗想萧东阴险狡诈,又极为怕死,怎么会从墓室中跑了出来,要替自己抵挡柳生宗岩?难道此人又有什么诡计不成?

    厉秋风犹豫之际,萧东已自扑到他的面前,顺势将一个东西递了过来,口中说道“厉大人,这个东西极是难得,你可不要将它弄丢了!”

    萧东话音方落,柳生宗岩已然扑了上来。萧东将手中的东西向着厉秋风一掷,倏然转过身去,双掌一错,便向柳生宗岩拍去。柳生宗岩没有想到萧东冲出了墓室,更没想到他竟然敢与自己动手,心下暗想,老夫几名手下被铁盒中的暗器杀死,便是这个狗官作的孽!既然这个狗官自己找死,老夫岂能手下留情?!

    念及此处,柳生宗岩冷笑了一声,左掌平平推出,迎向了萧东拍过来的双掌。待到三只手掌撞到了一处,萧东一声闷哼,踉跄着向后退去,口中鲜血狂喷。

    此时厉秋风已然将萧东掷给他的东西接在了手中,只觉得触手冰凉,墓道中甚是昏暗,竟然不晓得萧东丢给他的是什么东西。只是眼看着萧东与柳生宗岩对了一掌,口中鲜血狂喷,厉秋风心下大惊,急忙挥刀上前,瞬间劈出了四刀,迫得柳生宗岩后退了两步。厉秋风趁机退到萧东身边,伸手将他扶住。只见萧东口中兀自向外涌出鲜血,颤声说道“下官、下官贪婪,这才铸成大错,害得厉大人和、和各位困于此地,实在是罪该万死。还望厉大人不、不要怪罪……日后回转京城,还请大人告知兵部、工部各位大人,下官、下官宁死不做汉奸……”

    萧东说到这里,一口气上不来,口中又是鲜血狂喷。厉秋风见此情形,心下大惊,正想说话,冷不防萧东突然伸出双手按在厉秋风的胸口,口中说了一声“得罪”,用力向后一推,登时将厉秋风推进了石门之内。

    《一刀倾情》

    。